算式解特码 ?
中共吉林市委組織部 | 江城黨建網
當前位置:首頁>先進典型>黨員事跡

“愛心旅館”的愛心使者

作者: | 來源: | 訪問:212 | 時間:2015-06-09

——記重慶市弘揚建材集團弘天水泥有限公司原材料過磅員鄭書明

   鄭書明無私資助學生創辦“愛心旅館”,利用工資、企業改制補償款、政府慰問金等,資助了300余名貧困學生,資助經費達10萬元以上。鄭書明說:“共產黨員不是為哪一家哪一戶的,是為全社會服務的,哪里有困難,就應該幫一把。”這樣的思想,從入黨的那一天,就已經融入鄭書明的血液里,他就認這個理兒,彰顯了一名優秀共產黨員的本色。

  永遠記得入黨的日子

  1971年,黔江為解決城市用水,決定修建南海堰。還不滿18歲的鄭書明作為生產隊里的勞動力,被調入基建隊。在工地上,年輕的鄭書明能吃苦,頭腦靈活,工作負責,很快當上了班組長。1973年,基建隊發展年輕黨員,鄭書明光榮地加入了黨組織。39年后的今天,他還十分激動地說:“我永遠記得入黨的日子——10月28日,那天我們打通了南海堰第一個隧道。”

  那時,黔江貧困落后,交通閉塞,修建南海堰缺少水泥,當時的縣政府從南海堰選出了一批優秀黨員、干部、職工,在蓬東鄉自辦一個水泥廠,鄭書明就是其中一員。到了水泥廠,他主動要求到最艱苦的崗位——抽水工,早出晚歸到深溪河抽水,往返要一個多小時。他說:“我是黨員,最苦最累的活就應該我來干。”

  自從當上了抽水工,鄭書明沒有一天離開過崗位,任勞任怨,一干就是20年。這期間,鄭書明的善心就開始“發作”了,在鄉上看到哪個農民鞋破了,就掏腰包買一雙;看到哪個老人小孩餓了,就買兩個米粑。由于長期堅守工作崗位,對家里照顧太少,又經常花工資幫助素不相識的人,鄭書明的妻子對此很不理解,于是兩人離婚了。

  資助學生緣于偶然

  鄭書明沒讀過幾天書,他的慈善方式是看見誰有困難就幫一把,不論對象是誰,也不計花多少錢,只要腰包里有。

  資助學生也是緣起偶然。幫助的第一個孩子是誰,鄭書明記不準確了。不是1991年就是1992年冬天,看見一個小學生被雨淋得很可憐,就帶他回家煮了吃的,換了衣服,以后就在鄭書明的工棚里住了下來。漸漸地“鄭師傅那里有飯吃”,就在貧困學生中悄然傳開了,一個又一個學生自己找上門來或同學介紹來,離學校近的就只來吃飯,遠的就搭鋪住下來。

  那時的黔江農村,吃不飽飯的家庭還不少,學生上學遠的要走三四個小時山路。所以,到鄭書明那里吃飯、住宿的孩子越來越多,他也不拒絕。鄭書明找來磚瓦,搭建了一個40余平方米的簡易工棚,專門安頓孩子們。這里被當地人稱為“愛心旅館”,最多的時候住了二三十個學生。住的人多了,煮飯和吃飯是分批,就像農村辦酒席那樣,還會有“第二輪”。住宿實行打地鋪,可以多睡幾個人。每天早上天不亮,鄭師傅就要起床,步行半個多小時趕到山腳抽水。

  婚前協議是不干涉他幫助學生

  鄭書明離婚后,不斷有熟人給他介紹媳婦,但一聽鄭書明還要繼續資助學生,女方都不接受。現在的妻子非常支持他,因為鄭書明婚前就跟妻子協議好,不干涉他幫助學生。

  蓬東鄉每隔5天趕一次場,每逢趕場天,鄭書明都會從集市上背回30余公斤大米、5公斤肉和一些小菜、作料。當地村民只要碰上鄭書明趕集,都樂哈哈地說:“兒童團長來搞采購了。”

  當時,大米和肉還是限量供應,鄭書明每月享有1.5公斤平價肉和7.5公斤平價大米。孩子們來了之后,這點供應遠遠不夠,他就去市場上買高價肉和高價米。20世紀90年代初,抽水工鄭書明工資只有100多塊,這樣一來,每月光買米買肉就得300多元,不時要給這個交學費,給那個買衣服。

  鄭書明對孩子們慷慨,對自己卻很吝嗇。“鄭師傅的工作一待就是一天,中午就一碗冷飯加幾根咸菜。”一位受助學生說。

  即便這樣,鄭書明還是很快就花光了多年積蓄。鄭書明沒錢,只能去找人借。晚上下班后,他走了3個多小時山路,終于來到肯借錢的那個熟人家。揣著借款,鄭書明摸黑回家時迷路了,他在荊棘草叢中露宿了一夜。第二天,雙腳全是水泡,只得找個木棍拄著回家。

  為了掙錢幫助更多的孩子,鄭書明搞起了副業——自學手藝修磅秤。“修一臺磅秤可掙幾十塊,有時候一個月可以掙四五百塊收入。”鄭書明說,蓬東鄉附近的鄰鄂鎮有幾個煤礦,也有很多磅秤。近的要走一兩個小時,遠的要走五六個小時。修秤是鄭書明的業余活,常是下午6點多鐘下班后趕往需要修秤的煤礦,修好后回家,有時候回來天都亮了。

  有一次,他修好磅秤回家時摔傷,養傷一個月后,為了給孩子們掙生活費,鄭書明瞞著孩子們,又一次踏上了到萬家堡修磅秤的生死歷程。

  下崗了,愛仍在繼續

  鄭師傅和“弟子們”的愛心故事,遠不止這些。找到不同時期的任何一個受助學生都能說出長長一串的名字。

  2011年5月,幾位受鄭書明資助過的學生來看望鄭書明。鄭書明煮了一鍋熱氣騰騰的臘豬蹄給他們吃。這些年輕人大多參加了工作,但吃起鄭師傅煮的飯還是一樣幸福的樣子。

  工作了30多年,鄭書明的家當簡單得讓人不敢相信。10平方米的宿舍,一張幾塊木板搭起來的床,床前擺一座舊沙發,中間就只剩下一個轉身的空間。床上8床重疊起來的被子占了一半面積。臥室向陽的一側隔出一個1平方米多的廚房,除了灶臺就只能容納一個人。灶臺上的塑料兜里,滿當當一兜筷子。學生們開玩笑說,鄭師傅這里有“三多”:碗多、筷子多、鋪蓋多。2011年10月,水泥廠倒閉,鄭書明也下了崗,每月只有540元的失業保險。但他每月還固定要給一個初二的貧困生300元生活費。

  已經59歲的鄭書明“癡心”不改,他說他正在找工作,希望多掙點錢幫助更多人。

下一篇文章:那雙手,那守護的姿勢
上一篇文章:不忘初心的追夢人
?
算式解特码 pk10冠军固定公式技巧 大地彩票手机客户端 重庆时时万能大底 河北11选5杀号技巧 52牛牛 网赌分分彩忠告 四川逐梦计划有工资吗 3d无错500大底 足球串关计算器 时时彩9码杀一码好方法